朝鮮族情況簡介
時間: 2015-08-07 16:05:40 來源: 省民委

 

朝鮮族情況簡介
 
一、概述
朝鮮族人口為1923842人(2000年),主要分布在吉林、黑龍江、遼寧東北三省,集中居住于圖們江、鴨綠江、牡丹江、松花江及遼河、渾河等流域。其中,吉林省朝鮮族人口為114.5萬人,黑龍江省為38.8萬人,遼寧省為24.1萬人。此外,還有14.8萬多朝鮮族散雜居于北京、山東、內蒙古、河北、天津等地。改革開放后,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越來越多的朝鮮族人口由傳統居住地東北三省遷往京津地區、黃河下游、長江下游、珠江下游地區等沿海經濟開放區。
朝鮮族有本民族的語言和文字。朝鮮語歸屬尚無有定論,一般認為屬阿爾泰語系。我國朝鮮族現在使用的語言文字稱為朝鮮語和朝鮮文。這種拼音文字,是在朝鮮王朝世宗主持下于1444年1月創制,最初稱為“訓民正音”,簡稱“正音文”,俗稱“諺文”,后改稱朝鮮文。朝鮮文現有40個字母,是音素字母,拼寫時把同一音節的音素迭成字塊,構成方塊形文字。以前朝鮮文字中曾夾用漢字,現在都用民族文字拼寫。
朝鮮族是由相鄰的朝鮮半島陸續遷入、定居東北地區而逐漸形成的我國跨境民族之一。1982年全國人口普查時發現,早在明末清初,有一部分朝鮮族的祖先就已定居在我國華北、東北境內。如河北省青龍縣塔溝及遼寧省蓋縣樸家溝村姓樸的朝鮮族,他們在當地定居已有300多年的歷史。
從19世紀中葉開始,有更多的朝鮮人接連不斷地從朝鮮半島遷入,這是中國朝鮮族的主要來源。由于當時朝鮮封建統治階級殘酷的剝削和壓迫,特別是1869年前后朝鮮北部遭受了連續幾年的自然災害,饑寒交迫的朝鮮農民紛紛背井離鄉,越過鴨綠江和圖們江來到中國,在兩江一帶開墾,同漢、滿等族人民雜居共處。據統計,1870年鴨綠江北岸一帶已有28個朝鮮族聚居鄉。1881年(清光緒七年),延邊地區朝鮮族已達1萬多人。1883年,在集安、臨江、新賓等縣的朝鮮族居民已有3.7萬多人。同一時期,烏蘇里江沿岸一帶也移入為數不少的朝鮮農戶。但此時遷入人口還不是很多,大多數春來秋去,居住尚不穩定。
19世紀末,清政府的封禁政策逐漸得到解禁,隨后實行招民開墾政策。1881年在吉林設置荒務局,在南崗(琿春)、延吉、東溝等地設置招墾局,招募移民,凡應募移入者,均為中國臣民。1885年,清政府將圖們江北岸長約700里、寬約50里的地區劃為朝鮮族農民專墾區,更便于朝鮮農民大批移入東北地區定居。
1910年,日本強迫朝鮮政府簽訂《韓日合并條約》,朝鮮淪為日本殖民地。不堪忍受帝國主義殘酷剝削和壓迫的朝鮮人民和部分愛國人士,大量移入中國東北各地,到1918年已達36萬多人。
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后,日本帝國主義只用三個月時間就把中國東北地區淪為其殖民地。為加強對東北地區的統治,把東北建成其物資供應地,日本帝國主義在組織日本農民移至東北地區的同時,還強制朝鮮人移居中國東北。據1940年8月統計,自1937年到1940年,日本以“集團開拓民”等名義強制移民到東北各地的朝鮮農戶就達14725戶。
到1945年日本戰敗前,在中國的朝鮮人數量已達216.5萬。1945年8月日本投降以后,不少朝鮮人開始陸續返回朝鮮半島。經過幾年的人口變動,至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后趨于基本穩定。1953年全國第一次人口普查時,朝鮮族人口為111.1萬人。
朝鮮族先民越江開墾之際,處境十分困難。但是,他們在漢、滿等民族的幫助下,他們披荊斬棘,辛勤勞動,在墾拓荒地的過程中,建立家園并逐漸定居下來,成為我國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作為一個農業民族,朝鮮族以在寒冷的北方種植水稻著稱,他們在我國農業史上創造性地揭開了嶄新的一頁。原來圖們江、鴨綠江流域多為山區和丘陵,氣候寒冷,無霜期最短110天,最長160天,而且都是野草叢生,樹根盤繞的荒原或沼澤地帶,一般不易種植水稻。但朝鮮族先民不畏艱辛,刨地拓荒,積極試種水稻,終于使水稻在我國東北地區得以種植。在通化縣大甸子等地,最早試種水稻成功,以后擴大到臨江、懷仁、興京、柳河、海龍等地,1877年延邊開始種植。1906年,朝鮮族農民在和龍縣勇智鄉大教洞開掘了長達1308米的渠道,灌溉了33頃水田,并獲得較高產量,從此延邊地區的稻田面積逐年增加,成為我國東北地區著名的水稻產區。據統計,至20世紀20年代,吉林省延邊地區、吉林地區水田的100%和通化地區水田的85%,黑龍江省水田的100%,遼寧省開原地區水田的90%、興京地區和沈陽地區水田的85%、撫順地區水田的80%和丹東地區水田的70%,均是由朝鮮族人民開發耕種的。
朝鮮族人民勤勞、勇敢,他們從朝鮮半島移居中國東北時一無所有,在中國深受日本殖民統治者、反動政府和封建地主的三重壓迫和剝削,因而他們的革命性很強。朝鮮族人民積極參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各個階段的反帝、反封建斗爭,為新中國的建立做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
20世紀20年代末,當時東北地區的中國共產黨組織還不健全。1928年中共滿洲省委正式建立后,特別是在共產國際“一國一黨”原則指導下,朝鮮族早期共產主義者紛紛加入中國共產黨,黨在東北地區的力量得到迅速壯大。據1931年11月中共《滿洲省委擴大組織的問題決議案》記載,當時東北的“黨員人數由百余人發展到二千多人,由十二個有組織的地方發展到五十五個”,其中“85%的黨員是朝鮮族同志”。
“九一八”事變后,祖國東北大地遭到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統治,朝鮮族人民過著悲慘痛苦的生活。日本侵略者瘋狂地推行警察、特務統治,利用憲兵警察和“特設部隊”偽自衛團等反動武裝,實行“三光政策”,任意屠殺人民,鎮壓革命力量。日本侵略者把許多朝鮮族村莊燒毀,將居民集體屠殺。例如1932年琿春縣煙筒砬子一次被燒了20個村子、1600多戶人家的房屋;在三漢里和荒溝,1000多名無辜婦女、兒童全遭殺害。1933年到1935年,在不到30萬人口的延吉縣,死于日本侵略者屠刀下的朝鮮族竟達兩萬人之多。延邊民謠悲憤地控訴:“冬天死了垛成垛,夏天死了教狗扯。萬人坑里埋滿人,荒山野地死骨多。”充分揭露了日本侵略者殘暴的統治。日本侵略者還企圖割斷抗日游擊隊與人民之間休戚相關的聯系,強迫實行“集團部落”(集中營)政策,使朝鮮族人民失去了土地、房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整個民族瀕于滅亡的境地。
但是,敵人愈殘暴,朝鮮族人民的反抗愈熾烈。自1928年中國共產黨延邊區委(1930年8月改東滿特委)成立,朝鮮族同各族人民就緊密團結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積極開展了抗日斗爭。從1930年春到1932年春,延邊地區先后掀起了“五卅”暴動、“八一吉敦”暴動和秋收、春荒斗爭。同時,建立了抗日游擊隊和群眾革命團體反日會、反帝同盟、農民協會等,積極開展各種抗日斗爭,不斷給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擊。
在抗日戰爭時期,朝鮮族人民不畏艱險,組織反日游擊隊,堅決抗擊日本侵略者。后來這些游擊隊發展壯大成為東北抗日聯軍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正如東北抗日聯軍主要領導周保中同志所說:“1932年所建立的堅強的東滿游擊隊和1933年所建立的強大的磐石游擊隊、珠河游擊隊、密山游擊隊、湯原游擊隊、饒河游擊隊都是由革命的朝鮮同志所創建的。后來它們發展成為抗日聯軍第一、二、三、四、六、七軍。第五軍里也有不少優秀的朝鮮同志。”東北的抗日游擊根據地最初也主要建立在朝鮮族聚居地區,根據地的朝鮮族人民不僅從人力、物資等方面全力支援抗日游擊隊,還與之并肩作戰,有力地粉碎了日軍接連不斷的“討伐”,成為東北抗日游擊隊伍的堅強后盾。
抗日斗爭中,各民族互相支持,互相掩護,涌現了許多英雄事跡。1936年秋,抗日聯軍的8名朝、漢族女戰士在敵人的追擊下,奮勇作戰,直到射擊出最后一顆子彈,一起跳進牡丹江光榮犧牲,用鮮血寫下了“八女投江”的悲壯詩篇。1939年,抗日聯軍10名朝鮮族傷員在臨江一個密林養傷時,經常從一位60多歲漢族老大爺那里得到食品,有一次老大爺為傷員磨玉米面時被敵人發現,他在酷刑下始終堅貞不屈,沒有吐露半點有關抗聯的情況,用自己的生命保護了朝鮮族戰士。再如,時任中共東滿特委書記的童長榮同志帶重病指揮戰斗時被敵人發現,當時童長榮病重不能行走,護理他的崔今淑(朝鮮族)不肯自己先走,背著童長榮邊打邊轉移,最后彈盡力竭,二人共同英勇就義。
解放戰爭時期,朝鮮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積極投身于新中國的解放事業。這個時期,朝鮮族人民一方面積極響應黨的指示,建立鞏固了東滿、南滿根據地,同時還在根據地開展了熱火朝天的土地改革運動,積極支援解放戰爭。另一方面,朝鮮族聚居地區掀起參軍熱潮,出現許多送子、送夫參軍,兄弟姐妹爭相報名參軍的感人場面。據統計,當時東北解放區參軍的朝鮮族青壯年共有62924名,占朝鮮族人口的5%;延邊地區有22.2萬多名青壯年和1.9萬多輛大車組成擔架隊和運輸隊支援前線。他們冒著生命危險,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在整個新民主主義革命斗爭時期,朝鮮族人民的英雄兒女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英勇奮戰,不惜犧牲,譜寫了無數可歌可泣的壯美詩篇。據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政府統計,政府登記在冊的革命烈士就有14740名,其中朝鮮族革命烈士占97%以上,延邊朝鮮族中平均20戶里就有一名烈士。如今,延邊的各城鎮和鄉村到處矗立著緬懷烈士的革命烈士紀念碑,正如著名詩人賀敬之所道:“山山金達萊,村村紀念碑”。
在長期的革命斗爭在中,朝鮮族涌現出許多杰出人物。例如,曾任中共滿洲省委軍事委員會書記、中華蘇維埃第二次代表大會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紅軍長征時任紅色干部團參謀長、長征結束后任紅軍第十五軍團第七十五師參謀長的楊林(1898-1936),東北抗日聯軍前身磐石抗日游擊隊創始人、東北抗日聯軍第一軍杰出指揮員之一、與抗日聯軍著名將領楊靖宇并肩作戰的李紅光(1910-1935),曾任中共北滿省委委員、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軍長及第三路軍參謀長的許亨植(1909-1942),曾任中共河北省委書記兼天津市委書記的李鐵夫(1901-1937)等。此外,還有著名繪畫大師,被譽為“新疆與內地在美術上溝通”第一人、“新疆壁畫考古第一人”的韓樂然(1898-1947),中國無產階級革命音樂事業的開拓者之一、創作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八路軍進行曲》)和朝鮮人民軍軍歌(《朝鮮人民軍進行曲》)的鄭律成(1918-1976)等。
傳統上,朝鮮族農村有許多以相扶相助為目的結成民間互助合作組織。從其類型看,既有解決經濟困難的各種“契”組織,也有“品阿西”、“掃割里”、“讀列”等與農活相關的組織。另外,還有各個村落為喪禮而組織起來的“香讀”。
“契”是一種解決村民臨時困難而形成的互助性共同生活組織,是以其成員中籌集一些錢應急使用為目的。根據不同功能“契”組織分為許多種。有互助冠婚喪祭的“婚禮契”、“婚喪契”等,有為村落共同事情的“洞契”,有互助農事的“農契“,也有為謀求同齡人之間的友誼而組織的“同齡契”。此外,還有“進學契”、“錢契”等。契組織一般以村落內居民所組成,但也有超越村落范圍的。原來契組織主要由男性所組成,但后來出現許多以女性成員為中心的契。一般地說,處理公共事業和增進親睦方面男性契較多,而女性契多以息利和扶助為目的。 “契”的規模有大小,小契平均4—5人,而大契有數十人,甚至數百人。契組織在解決村民的應急事情和加強親睦方面曾起過較大作用。
“品阿西”是一種換工,它是以家庭為單位的農活中,以換工形式解決勞力和畜力不足而隨時組織的相互扶助組織。“品阿西”是農活需要一定勞力但只靠家庭勞力不成時組織起來的。其人數由2人到10人以內,帶有暫時性傾向為其特征。后來“品阿西”不僅在農活中,而且在家內手工業、房屋建設和修繕、磨米等方面也廣泛被利用。
“掃割里”是旱田犁地時為勞力和畜力的互通有無而組織起來的勞力輔助組織。它由有牛的家庭和沒有牛的家庭組成一個作業單位(一般3—4戶),包括5—6名勞力,他們同時作業但各有分工。一個村落里一般有幾個“掃割里”組織,“掃割里”由一般鄰里、親戚之間組成,故這樣組織起來的“掃割里”維持時間比較長久。
“讀列”是水田地區為有效地進行灌溉、插秧、田間除草等一次性需要很多勞力的作業所結成的組織,一般在田間除草時組織起來。“讀列”以村落為單位組成一個,這里包括村中全體男女勞力。“讀列”組織有農旗和農樂,農旗一般稱為讀列旗,旗上寫有“農者天下之大本”。農樂根據地方不同有風錚、風物、軍物等不同叫法,其樂器以鑼、長鼓、元鼓、法鼓等打擊樂器為主。成員出去干活或歸來時一定讓農旗和農樂隊打頭陣。水田地區的村落一般都有“讀列”組織。
“香讀”是為葬禮而組成的互助組織。過去,幾乎每個村落都有香讀組織,每戶都加入。該組織的負責人稱為督監,在老人中選舉。香讀平時保管和管理“喪輿”(送葬時使用的大抬架,它是由十幾人抬),如誰家有喪事,香讀出面操持喪禮,負責動員年輕人抬喪輿和葬禮。過去,許多朝鮮族農村還存有香讀,但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作為封建迷信被排除,喪輿也被銷毀。
新中國成立后,隨著農村合作化的實現,過去農村建立的各種相互扶助組織也就盡其使命而成為歷史。但是,一些互助習俗一直延續至今天。
朝鮮族由朝鮮半島遷移至中國東北,屬于被動性遷移,他們或者因生計所迫,或者為躲避日本侵略者鎮壓和進行民族獨立斗爭而越江到中國。所以,朝鮮族社會組織除了傳統的民間互助組織以外,更多的是各類反日團體和帶有自治性質的社會團體。在朝鮮族歷史中,比較著名的團體有1910年代的《墾民會》、《扶民團》等帶有自治性質的團體和《大韓獨立軍》、《北路軍政署》、《光復團》、《西路軍政署》等反日武裝團體,1920年代的《參議府》、《正義府》、《新民府》等民族主義系列的反日團體,1940年中后期的《延邊人民民主大同盟》、《東北朝鮮人民民主聯盟》、《朝鮮人民民主同盟》、《吉林省民主聯盟》等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朝鮮族群眾團體。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實行民族區域自治政策,在少數民族聚集地區建立民族自治地方,為少數民族當家作主,自主管理民族內部事物創造了條件。
二、風俗習慣
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朝鮮族創造出符合生存條件和充滿智慧的諸多生活風俗文化。這些習俗盡管隨著時代的變遷有所變化,然其宗旨和基本形式依然如故,一些美風良俗至今為人們所厚愛和傳承。
朝鮮族的傳統服裝與其生活方式相吻合。朝鮮族居住以火炕為中心,平時男人盤腿而坐,而婦女坐相一般是雙膝著地的脆式,所以衣著多是寬松式。朝鮮族一般喜著白衣素服,顯示出喜愛清凈樸素的特性,故有“白衣民族”之稱。
在服飾中最具特色并至今仍為人們所喜歡的要數女裝。朝鮮族女裝分上、下裝,上裝“則羔利”(短衫)多用色彩明快、花紋漂亮的綢緞或紗類縫制,衣襟很短,只及胸部,袖口略瘦,不用紐扣,以前襟的兩個彩色長帶系成蝴蝶形。下裝為寬松式的彩色高腰長裙,它裹在兩三層內衣外,使之更加合身,穿法是先穿裙后穿短衫。與這種服飾相協調,習慣上多穿白色或天藍色的船型勾鼻膠鞋,這與服飾形成一體,顯示出曲線美。這種打扮,如今只能在各種喜慶節日、盛會中所見。
朝鮮族居住于北方,又多從事水稻生產,直接影響其主食習慣的形成。在朝鮮族傳統飲食中,稻谷類和蔬菜為基本飲食,菜肴通常以辣為特征。在日常飲食中,一般以米飯為主食,以菜湯為副食,兼備各種風味小菜。朝鮮族歷來以素食為主,不喜歡吃油膩的食物,其飲食特點可以概括為辛辣、爽涼、清淡。
朝鮮族風味小菜很有特點,以腌、拌為主要形式,尤其著名的是腌小菜,這是一年四季不可或缺的。朝鮮族很講究腌,各家為腌小菜都備有大小不同的壇缸,腌菜有白菜、蘿卜、纓菜、黃瓜、茄子、大頭菜等,其中以辣白菜最為有名。每到秋季,朝鮮族婦女都會忙于腌白菜,這已成為朝鮮族地區一道獨特的風景。除了腌菜以外,拌菜也是朝鮮族喜歡的菜肴之一,其種類甚多。朝鮮族善于用各種山菜、海產品諸如桔梗、沙參、蕨菜、野芹菜、海白菜、海菠菜和小魚、蠣貝類等做拌菜。這種生拌菜在酒席上頗受歡迎,特別是生拌牛肉、生拌牛百葉更是傳統酒席上不可或缺的美味佳肴。
一般地說,朝鮮族喜歡吃狗肉。其中,狗肉湯很有特色。做湯時狗肉必須煮爛,吃時還要放點野香菜、辣椒油、花椒面、鹽和醬油做的佐料等。盛夏喝一大碗狗肉湯,冒一身汗,就感覺全身舒服,精神爽快。狗肉湯滋補身體,驅熱防暑,故有“三伏天喝狗肉湯,勝過人參鹿茸”之說,因而狗肉湯亦稱“補身湯”,F在朝鮮族不分季節一年四季都吃狗肉湯,但吃狗肉有一禁忌,即逢年過節、操辦婚喪事或搬家時不吃狗肉。
烤肉也是朝鮮族喜愛的一種美味佳肴。朝鮮族烤肉一般使用牛肉、豬肉等,尤其喜歡烤牛肉。除了烤牛肉,魚片、雞肉片等也可以烤著吃,如今烤肉店里還備有魷魚、明太魚等海產品和土豆片等。
冷食類主食中,最受朝鮮族歡迎的食品當屬冷面。冷面是用蕎麥面、小麥面、淀粉等為料,用壓面機(過去是木制壓面機由人壓)壓成的。冷面非常講究湯的味道,故有“十分湯,三分面”的說法。湯有肉湯、豆汁湯、泡菜湯等,最上等的冷面湯要算用野雞或牛肉熬的湯。佐料有牛肉片或雞肉絲、蘋果片、雞蛋絲、芝麻、香油、辣椒面、青醬、醋、味素等。冷面具有甜中帶酸、香里透辣、涼爽開胃的特點,因此不分春夏秋冬,朝鮮族男女老少都愛吃。
在朝鮮族飲食中還有許多特別食品,其中最具特色的是用米面做的各種糕類,其種類達30多種,主要在逢年過節或舉行各種儀式時食用。
傳統的朝鮮族住房很有特色,房屋一般建在沿山的平川地帶,房屋正面朝陽,依山傍水,保持樸素潔凈,盡量與自然環境相融合。房屋多為土木結構的草房或瓦房,屋頂多為四面斜坡,房屋間數多,除灶間、牛房、碓房等房間外,其他全部為起居室。房屋的門窗不分,房間與屋外、房間與房間之間都以滑動拉門隔開,拉即是通行的門,關則是窗或間隔,所以屋內敞亮,通風良好,出入方便。房屋取暖用稱為“溫突兒邦”(意為溫石炕)的火炕。在廚房鍋灶燒火,其熱氣和濃煙通過炕下通道出至戶外,使整個炕面溫熱;鹂环浅_m合東北冬冷夏涼氣候,也適合朝鮮族的傳統生活方式。過去,朝鮮族一般不使用椅子和睡床,桌子和飯桌均是短腿的矮桌,不用時疊放在一邊;鹂豢勺魉、用餐或開展其他活動的多種用途。這是朝鮮族傳統房屋的特點。如今,傳統的朝鮮族房屋在城市里已不多見,在農村其內部擺設也有所變化,然而在朝鮮族農村和城市部分家庭仍保留著“溫突兒邦”。在朝鮮族住房習俗中也能看出良好的鄰里關系,他們特別重視鄰里之間的和睦互助。村里誰家蓋房子,各家均出人幫忙,這種勞動不計報酬,相應地,主人家也拿出好酒佳肴招待,以表謝意。
朝鮮族非常重視家庭禮儀,自出生到喪亡都有許多禮儀相伴。在朝鮮族的人生周期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慶典有周歲生日、結婚典禮及60周歲花甲。
朝鮮族家庭都非常重視和認真操辦小孩的周歲生日。當天小孩穿著漂亮的生日服裝,男孩一般上著“則羔里”(上衣),外加小坎肩,下穿藍色褲子,頭戴幅巾。而女孩上穿彩綢“則羔里”,下著紅綢羅裙。生日當天,最引人注目的活動是象征預言命運的“抓周”。早晨,家人為孩子擺上生日桌席,桌上放著一些米、小豆、打糕、面條、線、書、筆、錢幣等帶有象征意義的東西。在父母的扶持下,讓孩子拿他喜歡的東西,如果孩子拿了筆或書,那么將來一定學習好,成為學者。如果拿的是錢幣或大米就說將來會發財,先抓面條或線,則說他會健康長壽,等等。
婚姻是人生大事,作為締結良緣的婚禮受人重視是必然之事。習慣上,朝鮮族婚禮按“婚儀”、“納采”、“納幣”和“迎親”等程序進行;閮x是父母通過媒人商議好子女婚事,納采為訂婚儀式,納幣是新郎家送彩禮以示對女方家許婚的謝意。迎親則為結婚典禮,這是整個婚禮中最為重要且最隆重的儀式。
在朝鮮族生命周期的慶典中,還有一個重要慶典是六十壽辰,稱為“花甲”。朝鮮族從來都把尊重老人看作是家庭乃至整個社會生活中極為重要的禮節,為老人過花甲既隆重又至誠。一到花甲之日,子女們為老人擺壽席,設酒宴,廣邀親朋好友和鄰居歡聚一堂,感謝父母養育之恩,祝愿老人健康長壽。在花甲儀式中,“獻壽”為主要內容,即晚輩們依次向花甲老人敬酒跪拜的祝壽之禮。獻壽禮按子女長幼之序、親戚遠近之別,及至賓客依次敬酒獻壽。獻壽禮又是別具風格的慶典活動,人們或者獻花敬酒,或者賦詩祝壽。獻禮后,老人和婦女們把壽席上的飲食分給在場的年輕人和小孩,人們相信吃壽席上的東西會使人健康成長。
朝鮮族十分重視葬禮,有本民族特有的喪葬習俗。在過去,朝鮮族多實行土葬。當老人亡故后,親人三天內不準洗臉、理發,也不準吃干飯,而且必須穿孝。親友來吊唁,首先在遺體前三叩首,再同死者親屬相互二叩首。舉行埋葬一定要在單日。入殮時要給死者穿新衣,原來的衣服則燒掉。三天后埋葬。埋葬前要請風水先生選墓地,墓地多選在山坡的陽面,頭朝山頂腳朝下。埋葬后,墳前置供品,叩首。以后要連續祭祀三天,飯前先上供:第一天上供祭祀叫“初云”,第二天叫“拜云”,第三天帶供品到墳地叫“三云”。此后,每逢死者的生日、死日、清明、端午、中秋節等都要祭祀。隨著時代的發展和進步,現在土葬已多改為火葬,程序也日趨簡化。
在朝鮮族歲時節日中伴有許多競技游戲,如摔跤,秋千和跳板等,如今已成為朝鮮族的傳統體育項目。
朝鮮族摔跤歷史悠久,是在民間最普及和最受歡迎的比賽項目。按傳統,摔跤比賽通常在5月端午、8月秋夕等節日里進行。朝鮮族摔跤一般是參賽雙方都赤腳,穿短衫褲,右腿套著粗布帶,左手抓對方的右腿布帶,右手互相抱腰,比賽中先將對方摔倒為勝者,習慣上頭等獎品為一頭黃牛。賽后優勝者驕傲地坐在得獎的黃牛背上繞場地一周,觀眾為之喝彩,過去還曾有勝者回家后擺些酒菜款待鄉親的習俗。
蕩秋千與玩跳板之俗,在朝鮮族風俗中占有一定位置。每逢端午或秋夕等節日,平時足不出戶的姑娘和年輕婦女們都穿著鮮艷的朝鮮族女裝,三五結伴聚集在秋千和跳板場上蕩秋千或玩跳板,如今這些也由游戲變為傳統的體育項目。秋千是在比賽場地豎起兩根數丈高的木柱,秋千蕩繩一般用麻或染布編織而成。蕩秋千一般以高度定勝負。蕩秋千時,少女的長裙在空中飛舞,有時像展翅飛騰的白鶴,有時像白鶴撲向地面,有時又像一只彩鳳鉆入云天,無限的快樂使人們忘卻了一天的疲勞。跳板設施較簡單,用一塊一定長寬的木板架在半米高的支架上即可。跳板比賽時,一人坐在中端壓住,兩端各站一人,互相跳躍,我上你下,越跳越高,高度可達3、4米。隨著跳板的一起一落,騰空而起的婦女擺出各種優美的姿式。技巧嫻熟的還在跳躍的一剎那表演各種各樣的動作,如劈腿、彎腰、套花環、舞扇子、耍藤圈等,動作急緩有致,輕盈優美。蕩秋千和玩跳板,充分顯示出了朝鮮族女性的矯健和輕柔。據說,秋千和跳板起源于那個被儒家道德束縛的時代,深居簡出、不易出門的姑娘媳婦們借蕩秋千和玩跳板時的一跳瞥見院子圍墻外的世界。
朝鮮族在長期的生產、生活實踐中,創造傳承了許多民間口承文化和藝術,主要有民謠、傳說和民間故事等。
朝鮮族民謠內容廣泛,有農民在長期勞動生活中創造的“農謠”,有從巫俗中發展而成的“神歌”,也有封建社會末期城市庶民創造、后來又傳播到農民中而成為民眾歌謠的“雜歌”,還有20世紀初由進步學生和知識分子創造、并在口頭流傳中定型的“新民謠”等。
《阿里郎》是在朝鮮族中流傳最廣的、曲調優美的傳統民謠之一。據傳,“阿里郎”一詞是由“我難離”、“我離郎"等意思演變而來!栋⒗锢伞吩诹鱾髦,因各地歌者的氣質、嗜好、習慣差異,形成不同變體,逐漸匯聚為龐大的歌謠群。
《道拉吉》是野外勞動或喜慶自娛時自由演唱的愛情歌謠之一,常常伴之以輕松愉快的舞蹈動作。這首歌謠借朝鮮族最喜歡吃的山菜桔梗為題,抒發了情妹對因封建禮教迫害而死的情郎的愛慕之情。
朝鮮族民間故事反映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內容廣泛,種類繁多,歸納起來,大致可以分出幻想故事、動物故事、生活故事、機智人物故事、寓言、笑話等幾類,其中流傳廣泛的有如《兔子和烏龜》、《紅松與人參》、《牧童和仙女》、《青蛙三兄弟》、《春香和李道令》、《金先達故事》等。
新中國成立后,朝鮮族民間文學工作者在東北朝鮮族居住地區搜集整理了五千多篇民間故事,結集出版了《延邊民間文學作品集》(朝鮮文)、《朝鮮族民間故事選》(漢文)等20多部。其中,由鄭吉云搜集整理的《年輕的大力士》、《六兄弟》、《百日紅》等被選輯于《中國少數民族文學作品選》。1982年上海文藝出版社翻譯出版《朝鮮族民間故事選》,第一次向其他民族的讀者系統介紹了朝鮮族民間故事。1983年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金德順故事集》(裴永鎮整理翻譯),是我國首次出版的民間故事家本人專集。
朝鮮族舞蹈具有自己鮮明的民族特色,主要包括農樂舞、長鼓舞、扇子舞、象帽舞、頂水舞、刀舞等。其中,農樂舞是朝鮮族中廣為流傳的民間舞蹈之一,由農樂游戲演變而來,表演以打擊樂器鑼鼓為先導,領銜者為一打銅鑼者,舞蹈的開始、中間的變換及結尾,均由打鑼者指揮。表演時,必須有一位打旗的人,旗上要寫上“農者天下之大本也”八個大字,站在打鑼者之前,盡情舞動,滿懷豪情。此外,長鼓舞也是朝鮮族代表性的舞蹈之一,以獨特而典雅飄逸的舞姿而馳名中外。長鼓舞以柔軟的扛手、伸肩、鵲雀步等動作為主,以肩挎長鼓,右手持鼓鞭,邊跳邊敲的形式表演,身、鼓、神融為一體,高度協調和統一,有獨舞、雙人舞和群舞等多種。
朝鮮族傳統樂器有伽倻琴、筒簫、奚琴等。伽倻琴為朝鮮族傳統弦樂器之首,是民族色彩很濃的彈撥樂器,形狀近似于漢族民樂器古箏,演奏時一端著地、一端放于腿上,右手彈,左手弄,表演姿態穩雅別致。筒簫是朝鮮族民族音樂中一種重要的吹奏樂器,自其誕生以來就備受朝鮮族人民的青睞,其音色十分優美,是竹管樂器中的中音樂器。奚琴是朝鮮族人民喜歡使用的一種弓弦樂器,相傳是我國宋代東北一帶的奚部族所創造,故而得名。
歷史上朝鮮族信仰多種宗教,既有原始的萬物有靈論的多神信仰,又有佛教、基督教等世界性宗教信仰,也有近代產生的民族宗教信仰,如天道教、侍天教、濟愚教、青林教、元倧教、檀君教、大倧教等。此外,也有人信仰佛教、儒教等。新中國建立后,這些宗教信仰在朝鮮族社會中逐漸消失。改革開放后,隨著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重新落實,朝鮮族宗教信仰中基督教的影響逐漸擴大,其信徒也明顯增多。目前,朝鮮族的宗教信仰主要以基督教、天主教為主,尤其是基督教發展速度較快。
(責任編輯: 鄭超
博彩之家